小芳新婚离家出走,莆田广业山区婚嫁习俗

图片 2

小芳如同她的名字一样,淳朴,个子中等,普通的走在人堆里马上消失的了无影踪。她上有两个年长的兄长,下有一弟一妹,正好处于人不疼狗不爱的正中间,从父母那里得到的爱是姊妹五个里面最为不多的。小芳自小沉默寡言,由于其母亲不太勤于持家,她大小就跟刷锅燎灶的父亲学习厨艺,跟村里婶婶学习针线活计,到了18-9岁,无论是做饭还是针线活都是村里同龄人里的翘楚。

莆田广业山区包括今白沙、新县、庄边、大洋四个乡镇,早在公元前136年,东越王余善就在这里的越王台安营扎寨,袜兵厉马,和汉武帝派遗的大将、会稽太守朱买臣相抗衡,盘踞这里有26个春秋之久。二千多年来,这里仍遗留一些古越族习俗。现把这里的婚嫁习俗.略加介绍如下。

图片 1

出阁·“捧花粉”·“回车”·“请女婿”

由于家境窘迫,白专典型大行其道,小芳自然无缘跨进校门。父母为了给大哥定亲,而不得不早早给小芳在其六七岁时定了娃娃亲。等到小芳出落成大姑娘了,男方上门提亲,小芳自然尊崇父母之命,因为男方长的高高大大的,有的是力气,再说男方家里不缺吃的,因为是偏远山区乡村,只要勤快,荒地是漫山遍野的。小芳出嫁了,其母亲是十二分的不舍,马上少了一个挣工分的,家里的一日三餐也没人料理,小女儿太小还不能胜任。小芳的母亲是很不情愿去灶台转的,只是嘴里吸吧个旱烟袋,东家转转,西家串串,估摸自家丈夫把饭做的差不多了,才会踏进家门的。小芳也是不舍得走的,出嫁前一天哭了大半宿,因为自己要托付终生的那个男人只说过两三句话,连手都没拉过。小芳新婚后第三天按照风俗该带新夫婿回门的,小芳的父亲把家里里外拾掇的干净利落,就等女儿带新姑爷来。可是都到了午后了,只见姑爷黑着脸,还带了2-3个弟兄,进门不打招呼,就让小芳父母交出小芳来。气势汹汹的兴师问罪的样子让小芳父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细问缘由,原来小芳在婚后的第三天早晨就不见了。回娘家的礼数都在家里,只是其几件换洗衣物跟人一起不见了踪影。新婚夫婿估摸是小芳逃回了娘家,或者是躲藏到了自己的亲戚家了。小芳的父母回过神来,倒是反问女婿把自己的女儿弄哪里去了?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的,哭天抹泪的,闹的整条村里都喧嚣了几天,小芳的夫婿隔三差五来小芳娘家要人,小芳的父母反向对方要人,也日夜牵挂小芳的个人安危。男方来小芳的娘家闹腾了个把月,也没有个结果,小芳父母也习以为常,女婿来了,就尽量躲到邻居家里,女婿开始还砸过东西,也找不出值钱的东西撒气,就是把柜台上做装饰用的空酒瓶子在小芳家的大门外摔碎了2-3个图个声响。大概过了大半年的,女婿闹腾的次数逐渐稀少下来。小芳的父母也不再外出打听寻找小芳了。村里人也很纳闷,新婚的女儿不见了踪影,小芳的父母为何不急不恼的,除了应对女婿的上门兴师问罪之外,也不见得继续寻找,想必父母知道小芳的下落。大概过了一年时间,小芳离家出走的小道消息在村里传开了,原来小芳在新婚第三天先是逃到了一姑妈家里,躲藏了几日,跟姑妈道情了离家的缘由,然后再辗转了几家亲戚家躲藏,自然是带话给了自家父母的,好让父母放心。原来小芳新婚第一天的洞房花烛夜里,新郎和衣而卧,小芳想必新郎操办婚事忙碌的缘故。到了新婚第二天晚上,新郎辗转反侧,由于出嫁前听堂嫂或明或暗的训导,小芳思想准备着和新郎该发生点什么,就没有了睡意,只是睁眼盯着黑魆魆的窑顶发呆。睡了大半宿的,新郎没有任何亲近自己的行动,只是悉悉索索的翻身后出门去,大概是去茅房了。小芳等待那特殊的时刻到来。过了好久,才有人推门进来,脚步急促的关门,摸索着钻进小芳的被窝,很是迫切和粗鲁的解开小芳的衣衫,也许是第六感在起作用,小芳感觉亲近自己的人有点异样,跟自己的新郎新婚前两天的印象有很大差别,情急之下,就拉亮了电灯,小芳不知哪里来的力气,一把推开了正在解自己衣衫的男人,啥时惊呆了,看见了那人的面孔,原来是其新郎的哥哥。新郎的哥哥马上逃出了新房,只见新郎的母亲和新郎立马闯进新房,齐刷刷的跪在地上,双双哀求小芳息怒,说是新郎小时侯爬树不小心意外伤了鸡鸡和蛋蛋,无法行男女之事,恳请小芳给新郎留个一男半女的,即使离婚也可以。小芳惊恐之余安静下来,先安抚婆婆和新郎,答应此事不与外人道。新郎没有识破小芳的心思,折腾了大半宿的,睡意朦胧,直到一大早醒来,不见了小芳的踪影。小芳在亲戚家躲藏也不是常事,一则怕新郎打探到消息闹腾,二来谁家也没有添一口腕的余粮。就在亲戚的帮助下,小芳最后跟山里头的一个不算太老的单身过起了日子,那年月,山里头人少地多,吃粮不愁,由于闭塞偏远,不用太多担心新郎找到,最后生养了二男一女。过了若干年后,小芳才敢带孩子们回娘家了,头顶上夹杂了些许银丝,尽管还40岁不到。小芳的男山里的男人始终没有随同小芳回过娘家。小芳的新郎一直单身,还是小芳的法定丈夫,因为那一个法定的红本本至今还在新郎手里珍藏着。

女子出嫁称“出阁”。当天,亲戚、本家要赠送布、鞋、果子包、装饰品之类,叫“捧花粉”。女家要设宴招待。旧社会,新娘要坐“花轿”,现在用“彩车”代替,但车辆不通的山路,新娘仍要步行,撑伞遮脸,貌不外露。后面抬嫁妆的紧跟。新娘出嫁后的第三天,与新郎一道回娘家,叫“回车”或“回銮”,俗称“转马”。娘家要办酒席宴请女婿及亲友。女婿坐首席正中,有一碟煮熟的公鸡,鸡头正对着女婿,俗称“女婿啃鸡头”。当然,鸡头只做摆设。新郎向亲友敬烟、敬酒,新娘分喜糖,气氛热烈。席散,新婚夫妇双双归夫家。因为新婚三日内,洞房不能空着。

图片 2

“象头团”·“挂表德”·“挑四粉”·“合卺大礼” ·“闹房”

在结婚的大喜日子里,男方家中更忙得不亦乐乎。婚前,男方家要分“糕帖”遍告亲友以婚期,邀请届时前来喝喜酒。婚前一天,要做特大的红团名曰“象头团”遍分给族内各户,吉日凌晨,请族内德高望重长者为新郎“象头”,表示及冠己成年。还要悬挂“表德字”牌于厅堂壁上。该牌用整张红纸裱褙,上书“字”及“排行”和新郎“乳名”。

结婚挂“表德牌”,仪式隆重,一般要雇人吹吹打打.俗云“结婚要雇‘吹’起厝要刷灰。”为了热闹、好看,渲染节日气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