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的小时,面前蒙受婚姻破绽

图片 1

性的岁月

大哭大闹已经过时

作者:达世奇

“我们所处的时代就是这样的时代,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。”

图片 1

―――狄更斯《双城记》

达世奇为创作准备的油画习作《性的岁月》

在明丽五年多的婚姻咨询生涯中,开始两年经常遇到因为经济问题、性格不合而分手的伴侣,但最近三年来,明丽发现因外遇而导致的婚姻问题逐年递增。“这是一个好的时代,两性在婚姻上,都有了更多的选择权和自由权,但同时也给人带来了诱惑:可以不可以拥有婚外情?是不是应该选择更好的婚姻状态?许多人在无聊、无奈、寂寞等复杂的情绪交织下,有了外遇。”

一位澳洲的朋友传出了婚变,当年在悉尼挤地铺的难兄难弟约好了,一起去给他夫妻两说和。

张力便是在这种情绪下有了外遇李小姐。李小姐的长相、学历都不如自己的老婆,但张力觉得他在李小姐面前“更像一个男人,她满足了我的虚荣心”。交往一个多月后,张力在外面租了套房子给李小姐,而敏感的张夫人及时发现了张力的异常: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,夫妻生活像一种敷衍。张夫人在调查后发现张力有了外遇,“刚开始我有一种强烈的挫败感,也很愤怒,想着非离不可,但后来认真分析了自己的婚姻:我们依然彼此爱着对方,我们有一个10岁的儿子,这些都是我想挽救婚姻的理由。”在明丽的帮助下,张夫人开始解决自己婚姻中的问题,首先她开诚布公地和丈夫谈了谈,她谈到了自己性格上的缺陷,并作了自我检讨;其次她每晚6点准时回家,和儿子、丈夫共进晚餐;再次,她开始经常送礼物给丈夫。三个月后,张力又回归了家庭。

缘由男人年过60,女儿长大成人,经济条件尚可,自己不用工作,成天猫在家里无所事事。但是糟糠之妻已过更年,既不中看又不中用。丈夫觉得自己健康不错,临门一脚还是能得心应手,不可废了自己的皮囊之躯。现在流行宅男,不论中西,都会对着电脑“废寝忘食”。因此,他也一头扎去,学会了玩电子交友,惹得桃花瘾上来心痒难挠,一发不可收拾。

明丽分析说:“如果夫妻双方能够直面外遇问题,那么婚外情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一半。我希望女性能够像张夫人那样理性地对待外遇,而事实上,大部分上海女性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。”

在他的家里,他振振有词对我们说:“你们都是傻子。放着现成的皇帝不做,却要煎熬苦守一生。”我们问他怎么就可以做皇帝了?他介绍说,网上有交友社区,美女如云,个个热情迎合,自己的价值可以得到空前的“肯定”,很象是做了皇帝拥有后宫三千。现在,他已交了十来个女朋友,从中挑了三个上海老家的保持联系。正好,遇到今年中国的情人节,他在网上订三束玫瑰,分别送货上门。

男女外遇后回归率不同

他的言行一切都公开透明,家里自然炸开了锅,老婆加女儿一起围攻他。女儿怒砸电脑,老爸奋起还击,老婆报警,把他拉到局子里去走了一遭。他老婆确实蛮值得同情的,与他共同奋斗二十多年。两个人勤奋工作,省吃俭用。平时家里灯泡坏了都不舍得换;照相机在澳洲十年里还是海鸥牌的;如厕的话要几次以后才按机关冲水;女儿高考中榜请客一定要等候打折。夫妻两共同进退,从打地铺开始,老婆就不停地车衣工作,后来积攒了两处房产,老公开使得瑟起来,宣布要另一种活法:1,老婆女儿还是要的。2,另外要有小三小四,因为他“老春期”未过,要维护自己的“性权”。3,在他性能力尚存期间,这种局面将成为新常态,就像咱们中国的经济,到“危饥”时刻必要放水。

“有名为《父亲回来了》这样的小说,却没有《母亲回来了》这类小说,在这方面,可以看到丈夫和妻子对于外遇的决心完全不同。”

大家都感到愕然,有那么高调搞小三的么?

―――渡边淳一《男人这东西》

我们劝他,这些上海女人胃口肯定挺大的,如果老婆不接受非要离婚,家产一分为二,老公口袋里的这点“子弹”,能把上海女人打趴下吗?也有朋友建议,澳洲找小姐合法,报纸每天都有广告,出点钱一次性交易,不会影响家庭。可是他不干,怕沾上什么性病,或者碰上黑社会的“仙人跳”。他要的是真材实料,慢火炖鸡汤不失鲜味。我也是多了一句嘴,我说上海的小三如果看不到大把银子,可能只是奔着澳洲公民这块牌子来的。

当然,不是所有的外遇都可以被宽容,重新回归家庭。在明丽所接触的案例中,大部分前来咨询的男女依然走向了离婚。在《男人这东西》一书中,作者渡边淳一指出,丈夫们的外遇数量也许很多,但重返家庭的比例仍然很高;而妻子的外遇正好相反,一旦离家出走,就很难再次回头。在明丽所接触的案例看来,男性在外遇后回归家庭的比例确实有所提高。

“所以嘛,如果老婆非要离婚,正好成全我换一个人生。”他回答,似要得寸进尺。

明丽说:“不少男性的外遇对象都是未婚女性,随着女性年龄增大,双方感情加深,不少外遇开始有了‘转正’的要求。这时候,是否离婚的问题摆在了这些男性面前。高知男性更易选择离婚,因为他们觉得情人为自己付出了青春和感情,却没有得到名分,他们希望通过结婚来弥补对情人的伤害;而在面对妻子时,这些男性觉得金钱和亲情可以弥补这种痛苦。而没有感情基础和低学历者在外遇之后,更容易回归家庭。”男性是否回归家庭,这和女性处理外遇问题时的态度很有关系。

人在着魔之后都不可理喻,他的最力据的理由是荷尔蒙依然旺盛,宝刀未老,勤磨不锈,可助益寿延年。

明丽指出,一般男人有外遇的情况比较多,但也有女性来咨询外遇的问题,而这部分女性的目的很明确,往往是来咨询如何才能顺利地和丈夫离婚,而不是挽救婚姻。

有感于他对传统家庭道德的宣战,又常看见悉尼大街上,不少亚裔中青年妇女与西人老头牵手,我灵感突发,准备创作一幅作品:《性的岁月》
,来表达人类不论中西古今,男女间性年龄的错位,造成了普遍存在的家庭矛盾。

男性外遇来自“从众”心理

在收集资料和体验主题的时候,我画了一幅习作练手,从对中国女孩的描绘中,感受年轻健康,生命力新鲜旺盛。而西方老年男性虽已退色,但是强弩未尽其末,奋奋然跃跃欲试。但是他的原配,在经历了性的岁月之后,一朵鲜花被牛粪蹉跎得凋零,只见她面容哀愁,满脸颓靡与无奈,成为婚姻关系的弱者。

“男人用来解释外遇最常见的理由是没有理由,许多男人不相信一夫一妻是‘自然的’,因此觉得他们的外遇不需要‘理由’,他们仍然比较喜欢婚姻,而且没有告诉太太外遇的事。”